<big id="5ffdf"></big>
        <pre id="5ffdf"><pre id="5ffdf"></pre></pre>

        <pre id="5ffdf"></pre>

        <noframes id="5ffdf">

        您的位置:首頁 >娛樂 > 正文

        搜索 網站地圖 設置首頁

        不養畜禽養生態 南昌投入2.8億實現生豬全域退養

        2018-08-12 19:26:01 來源:人民日報

        盛夏時節,烈日炙烤,游客紛紛來到江西南昌的“后花園”灣里區,開啟山間清涼度夏模式。南昌市民朱艷玲與朋友們開車前往灣里梅嶺景區,沒想到在1公里外就堵上了?!罢媸翘鸨??!敝炱G玲干脆把車停在梅嶺集鎮,步行前往景區。

        梅嶺景區的生態漂流備受歡迎。一河碧波蕩漾,兩岸綠竹搖曳,全長3.8公里,五彩繽紛的皮筏艇在山谷間時急時緩地漂流,游客們的尖叫聲和歡笑聲不斷。

        時針撥回幾年前,卻是另一番景象?!澳菚r家家戶戶養豬,養殖污水直排進港道,臭氣熏天,大家都捂著鼻子走?!逼黜椖控撠熑藙⑿∩交貞浀?。

        水環境惡化,不僅影響村民日常生活,也讓漂流遭遇了困境。游客漂流后,往往皮膚紅腫發癢。漂流項目的口碑越來越差,游客們望而卻步。資深漂流愛好者朱艷玲就是其中之一,她說:“雖然在家門口就有漂流,但那時候不得不舍近求遠,開車到廬山、靖安等地去漂流?!?/p>

        問題在水里,根源在岸上。灣里區將城區和梅嶺景區全部劃定為畜禽養殖禁養區,大刀闊斧削減生豬養殖規模,梅嶺景區內的養豬場一個接著一個被關停。

        “豬是沒了,可大大小小的養豬場沒拆,漂流‘臭’名遠揚,客人從哪里來?”先后投資了600多萬元開展漂流項目的劉小山,守著“一灘臭水”,經常愁得睡不著覺。

        變化始于2016年,灣里區抓住農村水環境污染綜合治理的契機,將治水的第一槍瞄準梅嶺景區里的養豬場。

        26萬平方米豬欄拆遷,需要數億元資金。財政并不寬裕的灣里區,如何籌措資金?養殖戶轉型增收,出路何在?這些都是無法回避的難題?!斑^去說要想富靠養豬,但養豬帶來了巨大的環境壓力。灣里只有留住青山綠水,才能干干凈凈地轉型發展,從而贏得金山銀山?!睘忱飬^委書記于立山認識清醒。

        好鋼用在刀刃上。2017年,灣里區政府下定決心,拿出財政總收入的兩成,投入2.8億元,用時9個多月,果斷拆除了全區所有513個養豬場,實現生豬全域退養,從根本上、源頭上控制了生豬養殖污染。同時,灣里區出臺特色生態農業扶持辦法、農家樂評星辦法等,加大獎補力度,引導養殖戶轉型發展。

        距離梅嶺生態漂流2公里處,原來有一個養豬場,現在轉型變身為桑葚觀光采摘園。41歲的馮云放棄醫藥器械公司技術總監的高薪職位,回到家鄉創業,成為農場主。馮云說:“趕上了好政策,政府幫忙流轉土地,科技特派員提供技術指導,還補貼7萬元配套資金?!苯衲?月,桑葚園全面掛果,日均客流量超過800人次。

        門前好生態,水清客自來。昔日的養豬場,變成了采摘園、農家樂,清清溪水讓生態漂流恢復了人氣,增強了劉小山追加投資的信心。

        2017年,生態漂流增加了峽谷探險、戶外拓展等項目,第一次組建起營銷團隊,掛起亮眼招牌“南昌人家門口的漂流”,營銷推廣紅紅火火?!皬那碍h境差,說得再好也沒人來?,F在吆喝的是風光,賺回的是游客,這錢花得有底氣?!眲⑿∩浇榻B,去年5個月營業期內,漂流接待游客近10萬人,是以前同期游客人數的好幾倍。

        “起死回生”的梅嶺生態漂流,讓玩遍省內外漂流的朱艷玲贊不絕口:“穿行在山谷間,滿目是竹海,不僅全身清涼,心情也十分舒爽?!?/p>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護住一山蒼翠,留住一灣清水,才能讓群眾共享綠色福利、生態福祉?!庇诹⑸秸f。

        《 人民日報 》( 2018年08月11日 10 版)

        相關閱讀

        資訊 國內

        財經 娛樂

        科技 通信

        国产肥熟妇女,97在线观看在线观看97,高清国产天干天干天干不卡顿

              <big id="5ffdf"></big>
              <pre id="5ffdf"><pre id="5ffdf"></pre></pre>

              <pre id="5ffdf"></pre>

              <noframes id="5ffdf">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