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4y6ya"><noscript id="4y6ya"></noscript></table>
  • <table id="4y6ya"></table>
  • 關注企業微信公眾號×
    宏偉供應鏈,您身邊工業物資供應鏈管理專家!
    關注企業微信×
    宏偉供應鏈,您身邊工業物資供應鏈管理專家!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業界資訊

    陸佑楣:地下核電站是未來電力發展的可行選擇

    瀏覽:4400 時間:2014-07-05

          核電,似乎已成了我國能源事業奇思妙想的試驗場,有關核電的大膽設想層出不窮,前有剛剛進入課題預研階段的“西部無人區核電城”,現有剛剛結題的“地下核電站”。

          這些看似“離經叛道”的提議,并不是出自哪位天馬行空的電力青年才俊,而是一些服務中國電力超過五十年以上的老專家。

          試想我國目前的能源環境,多煤少油的中國大陸上,延續千年的“燒煤史”在巨大的環境壓力下,已開始走上了落幕時代;被寄予厚望的較清潔能源“油氣”,其生命咽喉卻被外國政府及金融大鱷緊緊握住;新能源從輔助能源成為主流能源的征途,仍是路漫漫其修遠兮;而我國核電卻陷入了悖論,一場福島沿海核電站事故,卻將我國內陸核電站打入了地窖。

          所以,為何要在核電上絞盡腦汁、費盡心思?作為為中國能源事業服務終生的老專家們,大體不過是希望為我國能源發展之路掃除一些障礙,搭上一些橋梁。而他們年過古稀仍堅持從事課題研究的目的,正是為了證實或是證偽,以學術研究的嚴謹,為國家驗證他們所提建議是否具有可行性。

          這些想法是“荒唐”還是“異想”?為了盡可能如實表達“地下核電站”設想者的原意,華夏能源網(www.sinoergy.com)特別整理、綜合了“地下核電站”設想人之一——中國工程院院士、能源部原副部長、中國長江三峽工程開發總公司原總經理陸佑楣接受中國能源網記者李自琴專訪時的觀點,希望讀者能從中找到答案。

    以下為陸佑楣老先生的主要觀點:

          中國電力發展空間還很大。雖然截止2013年我國累計裝機容量達到1247GW,但我國人口多達13.4億,也就是說平均每人還不到一千瓦。如果要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我國人均裝機至少要達到2KW。

          與此同時,中國的人口還在繼續增長,預計的峰值可能是15—16億。如果將人均裝機折中為1.5 KW,那中國15億人口總計將需要電力裝機2250GW。由此看來,我們現在的電力裝機水平還與之相距甚遠。

          我國電力還有這么大的發展空間,未來靠什么發展?核電有潛力成為重要的發電能源。

          電力靠油氣顯然不是現實的,因為成本太高,適當搞一些調峰的油氣電站還是可行的。再則是煤電,我國煤炭年產量在37億噸左右,其中50%以上都用于發電,這帶來了嚴重的二氧化碳排放、溫室效應及霧霾危機。

          至于水電,我國現有水電裝機總量約2.8億千瓦,我保守估計未來峰值為4.5億千瓦,能開發利用的空間有限。風能和太陽能是綠色清潔能源,但從短期來看其發展受到方方面面的制約,再加上能量密度較低,不能成為骨干電源。核電的規?;瘧眉夹g較為成熟,應是我國未來電力發展值得倚重的能源選項。

          我國在發展內陸核電的過程中遇到了不小的阻力,中國的反核現象其實是公眾的心理狀態問題。福島核電站出事故之后,國內民眾大多對核產生了恐懼心理,這也是全球性的核恐懼。我認為我國一定要走出一條自己的核發展之路。

          大家都在思考如何促進核電快速發展,我也想了一些辦法。例如能不能把反應堆裝在地下呢?工程院為此開設了專門的課題研究,地下核電站課題的全稱為《核電站反應堆及帶放射性的輔助廠房置于地下的可行性研究》。

          地下核電站的基本構想是,核島部分(安全殼及其相伴的安全廠房)置于地下(山體內),常規島(汽輪發電機)置于地面,核島產生的高溫高壓蒸汽可通過布置在隧道內的管道輸向常規島(屬分體布置形式)。該課題研究歷時兩年多,最近馬上就要結題了(注:截止發稿時間,該課題已通過中國工程院結題)。

          溪洛渡水電站一共有18臺機組,每臺機組77萬千瓦,也就是說一個1300多萬千瓦大電站可以完全做到地下建設。我走到這么大規模水電站的地下廠房,突然想到,這個尺寸完全可以容納第三代核電機組,于是乎就開始動了這個地下核電站的念頭。

          我認為地下核電站與內陸核電有著嚴格的區分。我之所以支持這個課題是因為它既能解決內陸核電的核恐懼問題,又可以就近供應中東部地區電力負荷中心,減小輸電成本。

          在我國,內陸核電站的選址相對困難,70%內陸都是山地,諸如秦嶺、太行山、大別山,只要是比較完整的巖層,如構造完整的石灰巖、砂巖都可以做到放置地下核電站。另外,把反應堆裝在地下,不就增加了一道防止核泄露的天然屏障嗎!

          這個課題完成后,我準備將其提交給工程院,看看其他專家的態度。地下核電站如果完全停留在概念層面,那我國的核電則很難發揮其應有的效用。我有一個希望,那就是希望國家能夠立一個逐步推進的示范性工程,我們現在有自己的反應堆,60萬千瓦,示范工程并不需要搞得太大。

          地下核電站只有在實踐當中才能辨別出這個方案的可行性、經濟性、合理性,將實踐中發現的問題和不足集中起來解決,然后來逐步推廣,以解決中東部地區的能源困境,就地解決能源電力的發展問題。

    【來源:華夏能源網整理自《專訪地下核電設想人之一陸佑楣:地下核電站是未來電力發展的可行選擇》 作者:李自琴】

    原標題:中國工程院院士、能源部原副部長陸佑楣:地下核電站是未來電力發展的可行選擇

    http://news.bjx.com.cn/html/20140704/524891.shtml

     

     

     

     

    分享:
    關注企業微信公眾號×
    宏偉供應鏈,您身邊工業物資供應鏈管理專家!
    吸奶头高潮爽死视频
  • <table id="4y6ya"><noscript id="4y6ya"></noscript></table>
  • <table id="4y6ya"></table>